福彩快三

首页??>??教授与研究??>??观点文章??

朱睿:行为科学助推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可谓是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当之无愧的热门话题。一句“你是什么垃圾”被调侃为在上海街头最时髦的打招呼的方式。这背后的原因是虽然政策已出台,但人们还不清楚或者还没有熟练掌握到底该如何分类垃圾。2019年7月1日,上海市开始实行中国目前最严的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要求垃圾分为四类处理,即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和干垃圾。违反垃圾分类条例可能被处以最高200元的罚款。

这样严格规定的背后其实是日益加剧的环境危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庞大的人口数量都使得垃圾的产量在逐年加速增长。我国每年产生的固体废物约50亿吨,其中危险废物4000万吨,但70%左右的城市都选择了填埋的方式。填埋区终有耗尽的时候,这些废物带来的隐患可想而知。今天的中国就好比上世纪末的日本,未经适当处理的垃圾带来巨大污染,造成了一系列令人恐慌的公害病,迫使公众和政府选择严格的垃圾分类处理法律。

虽然政策已出台,但要改变人们多年养成的习惯是很困难的。行为科学大量的研究结果表明人的行为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因为人是懒的,喜欢固守陈规。但与此同时,大量的科学研究也提出了一系列的可以促进习惯改变的方法。这里我们想探讨如何借助行为科学的理论,提出可行的建议,助力垃圾分类。

助推在实践中的应用

助推是行为科学中一个很重要的概念,由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Richard H. Thaler)提出。英文原文是Nudge, 指的是用胳膊肘轻轻碰一下。换言之,助推强调的是通过巧妙的设计,让人们的行为改变变得简单。

有很多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合作利用助推的方式来提高市场效率和改善民众福祉。例如在英国,政府联手行为研究团队给15万家庭发出信件,告知如果更换家用能源服务商每年可以节约多少钱,并列出了三个对于该住户来说开支最少的供应商。结果显示,收到信件后,这些住户更换服务商的比率翻了3倍。再比如,避孕药生产商为了帮助服药者按时服用药片(每月连服三周,第四周不用),想出了一个很聪明的做法,就是每包药都含有28片(四周),只不过其中最后7天的药片不含药剂成分。这样,服药者只需要记得每天都吃药就可以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表明提供对比信息,让行为简单化,都是有效地影响人行为的助推手段。基于行为科学的理论,下面我们想提出三个可以助推垃圾分类的建议,分别是让垃圾分类简单化,调动比较的力量以及发挥经济刺激的作用。

让垃圾分类简单化

垃圾分类成功的前提是每家在家里做好正确分类。那么如何帮助大家在家里做好分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家庭提供合理的垃圾分类装置可以让分类更顺畅。瑞典在2014年做过一个为期40周的实验,将1632户普通家庭随机分成两组,一组给家庭分发印有食物残余分类方法的册子,另一组在家庭的厨房中安装垃圾分类的设施。结果表明,收到手册的家庭行为没有明显改变,但收到分类设施的家庭,垃圾分类比例上升49%。可见为家庭、社区以及相关部门提供分类设施比起宣传教育要更有效果,因为它让行为更容易发生。

当然另一方面是要让人们清楚明了地知道每一个垃圾到底属于哪一类。 在这方面,除了政府,商家可以发挥很大作用。一方面,可以减少包装中混合材料的运用;另一方面,对于那些确实需要多种材料的产品,明确地在包装上告知消费者应该如何分类。澳大利亚组织Planet Art在2018年9月推出了一种实用的商标体系ARL(Australasian Recycling Label图1),帮助人们更快地从商品的外包装上就能判断出商品包装的每个元素该投进什么类别的垃圾桶。目前已经有超过50家澳大利亚商业组织加入这个项目,并积极推行使用这种新的包装商标,包括Australia Post, Blackmores, Nestlé, Officeworks, Unilever 和Woolworths等。ARL包含三种类型的标识:可回收(Recyclable)、有条件的回收(Conditionally Recyclable)和 不可回收(Not Recyclable)三种。该标识由包装元素名称和是否可回收的图标两部分组成,并集中印制在商品外包装上。以下图2中的酸奶包装为例,从左至右分别说明了塑料碗、盖子、纸套和锡纸的可回收方式,其中前三种为可回收,锡纸则需要挤压成团后再回收。这样的设计可以极大地方便消费者分类垃圾,与此同时也会让率先做出这样标志的商家赢得消费者的好感和信任,从而有效增加品牌竞争力。

                          图1:ARL商标体系

图2:酸奶包装上的ARL商标

注:图片来源于ARL官网

调动比较的力量

人善于,也喜欢比较。而比较往往带来更有效的行为影响。 2015年在挪威进行了一项有9000个家庭参与的社会比较实验。研究者给其中一部分家庭(实验组)寄信,告知每个家庭在过去一年中的垃圾回收情况,以及所在社区的平均垃圾回收表现。另外一部分家庭没有收到这样的信件(控制组)。结果表明,实验组的家庭比控制组提升了2%的垃圾回收水平;对于初始回收垃圾表现较差的家庭,这个比较的作用尤为凸显。类似的比较数据可以根据情况对于家庭和社区进行实施,以便提高整体垃圾分类回收率。

发挥经济刺激作用

人对与惩罚的敏感度要远高于奖励。如果能有效地利用经济惩罚,也可以助推垃圾分类。目前德国的垃圾分类全球领先,但在最开始推行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他们曾经采用了对错误分类的行为进行惩罚的做法,更有趣的是,他们在简单惩罚的基础上做了一个极为有效地改变,就是引入了“连坐”制度:如果某个社区出现了较多的错误分类行为,整个社区的垃圾回收费用都会提升。相应地,如果这个社区做得比其他社区好,则会减免部分垃圾回收费用。结果在社区内,人们都开始纷纷互相监督,并且主动帮助不会分类的人,甚至纠正错误分类的人。

在韩国,为了鼓励居民细分垃圾,尽量减少不可回收垃圾的产生,政府规定凡是可回收垃圾可以用自家的透明塑料袋。但对于一般食物垃圾及其他垃圾,采用计量付费回收的方式,居民需要通过计量回收装置或购买专门的重量制垃圾袋来投放。合理巧妙地利用经济刺激的作用,也会是有效促进垃圾分类的一个助推手段。 

到2020年,国内46个大中城市将统一实行垃圾分类。纵观世界其他先进国家垃圾分类的历程,都非一帆风顺。这中间需要坚定的长期政策,也需要灵活巧妙的助推手段。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阅读

学院新闻

更多